盗全魔龙哑是我心头血。
最近沉迷有金。。。

【坤音四子】明年此日青云去

*贫民窟搞事第2弹【10:30接档的我【底下有活动tag欢迎戳看活动全文

流水账厕纸文学

*吃了练习生挺多cp了,各种组合都有,心好累,果然,还是贫民窟自产自销好……(在洋灵洋间徘徊不定(官方形式发展太快跟不上节奏(官逼同

*文不对题说的就是我,题目的意思大概就是希望他们明年平步青云(日常吹辛弃疾

*最后喊出我们的口号:坤音四子,穿金戴银,感同身受,精准扶贫。

 

       今天是除夕,但是没有人回家。

       即使是除夕,也不能逃了训练,只不过小于在他们死皮赖脸的哀求下,浑水摸鱼给他们放了半天假。

       老岳前几天回家夹带了点私货,但也无非就是些速食肉类,这是背着鲨鱼私藏的,放在二楼阳台上,上面掩护着一些破纸壳和杂物,又去楼下小卖铺买了半箱啤酒和一大瓶雪碧。卜凡提前一天买了两把韭菜和几摞饺子皮,下午又出去买了一袋子虾仁。洋洋此刻在厨房磨刀,洗碗盘,顺便指使小弟去打扫房间,每年这一切都是背着公司干的,四个人又要在公司过一个再平凡不已的除夕之夜。

       卜凡没一会就回来,一手拎了一小袋虾仁,一手捧着好几个鸡蛋灌饼,这是楼下小店送的,大爷也着急回家过年,但剩些东西,也就和往年一样最后都做了送给这四个不回家的孩子。大爷不是很清楚这四个帅气的小伙究竟是干什么的,但也不问,就是赶着他们快要迟到来买饼的时候往里多加块肉或者多塞根菜,这四个小伙长得好看,就是太瘦了。

       卜凡推门而入,发现老岳已经切好韭菜和肉,打好鸡蛋,就等着包虾仁了。他把虾仁递过去,老岳就开始忙活了。厨房在平时基本就是个摆设,只有在这种时候才会派上用场。

       他先给因为打扫卫生瘫在沙发上的洋哥和小弟送去了迟到的午饭,结果洋洋眼疾手快抢过两个,放在手里掂量了一下,然后把轻的那个给了弟弟,弟弟不服,转身就要去抢,两个人在沙发上扭打成一团,竟然只是因为鸡蛋灌饼的大小。

       卜凡送完饼之后就回去给老岳帮忙,老岳已经包上饺子了,一个饺子一个大虾仁,旁边还放着几个洗干净的五角钱,卜凡一看就乐了,想来帮忙,却被老岳打发去洗蔬果。卜凡一看争不过,只好蔫头巴脑的拎着袋子去干苦力。

       岳岳看他背过去了,把那四个五角钱包到了饺子里,然后单独放了起来。老岳这活手熟,早年在国外自己也是这么过过来的,即便现在还不能回家,但能和这三个一起过除夕也算快活,孤独了太久,微茫也能让人温暖。

       洋洋和弟弟在沙发上闹够了,各自捧着一个抱枕看电视,没多久,两人就无聊了,弟弟开始到处溜达,翻到玄关的一兜子红色的东西,里面是几个福字和一副对联,便拉着他洋哥去欢欢喜喜的贴装饰了。两人在大门外站着,把去年旧的都撕了下来,贴了一个新的福上去。弟弟在贴对联,让洋哥帮他看着高矮对称,洋洋有心逗他,总是不给个准话,一会儿左边高,一会右边高,直到弟弟开始生气了,转身又和洋洋打成一团。闹着闹着突然发现两人被关在了门外,无奈只好敲门求助。岳岳在包饺子自然倒不出功夫,卜凡水流哗哗响听不见敲门声,直到洋哥和弟弟在门外冻得瑟瑟发抖卜凡才姗姗来迟解救他们。三个人再回去一看发现老岳手挺快已经包好两席子了。

       弟弟看了心痒痒就对老岳说,哥让我也包几个呗,老岳一看,这小子哪是想包啊,是想玩还差不多。果不其然,弟弟绞尽脑汁包了几个特别的饺子,用他自己的话说是坤音四子,卜凡就长溜溜的把皮一卷,也没有馅,就像根面条一样。老岳的是一个包子,里面的馅鼓鼓的。自己和洋哥的则是从老岳包好的那饺子里挑出最好看的两个。

       老岳的饺子不着急下锅,去收拾了一下料理台开始切熟肉,果然私货是最受人喜欢的,屋外看电视吃水果的两个模特也迈着猫步进了厨房,再加上刚刚捣蛋的弟弟,三个人都围在老岳身边,趁他切着不注意就偷吃一块,直到老岳忍无可忍把他们都轰出了厨房。

       外头的三个人无所事事,看电视又无聊,就开始玩扑克,这扑克是卜凡上次让老岳帮忙买烟带的。不,准确来说,是老岳拿一盒扑克牌假装烟买给卜凡的。卜凡前几天上一包抽完打开这一包才发现竟然是一盒扑克牌,当时恨不得手撕老岳。

       第一局,弟弟赢。第二局,弟弟赢。第三句,还是弟弟赢。卜凡这就不干了,说诶洋哥你这是干什么,帮着小弟来坑我?洋哥顶天立地的说明明是你技不如人,别耍赖,麻溜的往脸上贴条。等岳岳招呼大家上桌的时候,卜凡已经是一个两鬓斑白,胡须飘飘的老头子了。老岳一看就笑了,呦,我们家凡子人老珠黄了,后来在卜凡的注视下改了口,古道仙风。恩,其实没多大区别,都是糟老头子。

       三个人已经围着桌子团团坐好了,就等着老岳开饭。老岳端了一盘子切好的脆皮鸡,故意鸡头冲着弟弟,卜凡一看就笑了,说弟弟明年可别再去吓鸡了,好歹长一岁,忧郁王子人设不能倒啊。弟弟听了佯装生气,学着卜凡的青岛口音,就是我,就是我,怎么了,我敢作敢当。洋洋一脸看智障的表情瞪着他俩,然后夹了筷子鸡头放到弟弟碗里。弟弟不服,说洋哥你是不是也对我和鸡之间的感情有误解,洋哥蓦然,我只是想让你补补脑子。

       陆陆续续上了些肉菜,但大家都没动筷子,在等老岳回来一起吃。岳岳在厨房里喊了一嗓子,让卜凡过去帮他端盘子,卜凡也乐颠颠的去了,随口来了段卜式rap,呦,看是老岳让我去端盘子,一看就是要给我开小灶,你们就等着吃我剩的,哦哦。

       但是打脸速度如此之快,卜凡没一会就哭丧着个脸,手里端俩盘子从厨房里出来,后面跟着老岳。岳岳将自己手里的两个盘子分别放在小弟和洋洋面前,然后就入座开吃了。吃着吃着大家就发现了惊喜,每个人都吃出了一个五角硬币。当然弟弟还有另外一个惊喜,他的碗里还藏着一个迷你的三角红糖包。洋洋看了一把搂住弟弟,弟弟等你过完年你洋哥带你去检查一下牙齿,你别吃坏了牙,我灵超弟弟一听就不满,你们三个大老爷们不关心自己年老体衰,到来管我了。

       大伙吃的差不多了,老岳看到弟弟在不断对自己使眼色,也就明白了。从厨房又端进来一个小盘子,上面两个饺子,一个包子,一根,恩,面条。弟弟抢过来分给了三个人。卜凡咬了一口,发现还真是实心的面条。弟弟笑话他只有个子没有里子,老岳的包子惨不忍睹,馅已经漏出来了,果然,有文化有背景的队长里子很多,多到溢出来。卜凡一看剩下那两个人形状完美的饺子就要去抢,没抢着,但也捅了个稀巴烂。

       大家闹着闹着就吃完了这顿年夜饭,估计是一年中油水最多的一顿饭。四个人推搡着谁都不去洗碗,就从饭桌转移阵地到了沙发,四人一同葛优瘫在沙发上看电视,一个贫民窟的崽就是要整整齐齐。

       四个人一遍看电视一边吐槽,某某人唱歌没老岳好听,我小弟最仙,我洋哥穿这身肯定比他好看,凡子rap天下第一好这个组合不行……四个人就活在对方的商业互吹之中。最后大家心有灵犀的一起吹起了老岳,什么人到中年魅力不减,海龟精英,有背景有文化……小于后来得出了个结论,他们唱歌跳舞离出道还有一定距离,但他们可以直接去德云社演出了。

       老岳已经听不下去他们的吹捧了,说道,你们在这等着,我去拿几个橘子。想法挺好,但老岳一回来就一堆喊爸爸的了。爸爸给我拨一个橘子,爸爸喂我一个,爸爸我想吃橘瓣糖……据当事人岳岳后来回忆,他体验了一把乐华一个妈带六个孩子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打打闹闹时间过得很快,四个人窝在沙发上进行着古老的仪式——边吃零嘴边看春晚,就这么到了半夜,北京禁烟火,春晚看的倒也是安静,四个人就这么嬉嬉闹闹了一晚上,一直到了跨年的倒计时。弟弟已经开始犯困了,眼皮打架,但仍是少年不服输死撑着,洋洋搂着他,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。我们许个愿吧,岳岳这么说着,弟弟马上接话我希望公司食堂好吃点你们别抢我糖吃……话音未落洋洋就接上了,我希望不要让我明年就回秀台,还是去舞台好。希望我筋能软一点,或者突然开窍也行,明年不要这么辛苦了,不用想,是卜凡那个二哈说的。希望我们好好努力,四个人一起站到舞台上,果然还是有文化的老岳说的到位。四个人愿望不同,但都对未来怀揣着希望,在倒计时的声音里显得缥缈遥远,却又无比坚定。

*祝大家都如题目一般,未来平步青云,直踏云霄!

*_(:з」∠)_看到这里的小天使愿意给我几句评论或者小红心嘛!

【双花】星光

       外面天色阴暗,雨滴淅淅沥沥连成串地往下落,打的窗户阵阵作响。临近夜晚,屋内昏暗,偶尔有街上的灯光透过雨水射到屋中,照着床上的两个人。

       张佳乐从被子中探出脑袋,屋内凉凉的空气刺激的人又瑟缩了进去。枕头上有发丝划过的痕迹,软软的床和厚实的被将人紧紧包裹。他在被子里翻了个身,又换了几个姿势,像是在伸懒腰,动静不算小。躺在旁边的人因为冷空气入侵到被窝中而幽幽转醒,但还是迷糊,胳膊一揽,将刚刚准备捣蛋的小鬼重新揽回怀中。

       两人昨天坐的晚上的飞机,从北京又回到了昆明。一回来就已经到了后半夜,两人匆忙的将行李一放。许久未住过人的房子,冰箱只剩下一些速冻的食物,也来不及化开。两人胡乱吃几口楼下超市里的速食,洗漱一下便上床睡觉。

       一夜无梦。

      可能是上天眷顾,又可能真该如此,在国家队赢得了世界冠军后的第一个赛季,霸图终于久违的得了赛季冠军。而张佳乐也得了自己人生中第一个总决赛冠军。他倒也不墨迹,如了愿后利落地退了役,以自己想过清闲的日子为由拒绝了各大豪门担任教练的邀请。因得了世界冠军连着总决赛冠军,两个人都在北京忙乎后续,该庆祝庆祝,该放松放松,顺便想想退役之后的生活。

       北京的生活固然丰富美好,但是那个城市太忙碌了,而两个心怀退休养老想法的人在住过一段时间后一致决定回昆明,去那个梦开始的地方,去过过悠闲的生活。

       孙哲平曾在昆明和北京都置办过房产为了方便二人来回奔波,如今倒也派上了用场。而至今两人仍没有向外界宣布在一起的消息,但是微博和活动日常也能让人看出些端倪。张佳乐的意思是他们不需要外界的关注与祝福,只想过好自己以后的日子。

      “怎么,不睡了?”

      “天有些暗了,估计快到晚上了,都睡了快一天,该醒了。”张佳乐被孙哲平胳膊揽着,刚醒来声音有点哑,糯糯的,带着云南的柔软与朦胧。

       孙哲平将人搂在怀里,下巴摩挲着怀里人头顶的发旋,柔软的发丝被蹭乱引来几声不满。温暖的被窝,柔软的床,怀中的人,一切都显得那么惬意。

      “快松手,放我下去,我饿了。”

       孙哲平闻声松开了张佳乐,自己却先他一步起了身,睡衣有些皱,不去理会,换好自己的衣服嘱咐让张佳乐穿好衣服再下来就走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   张佳乐又在床上墨迹了一会,终于清醒了,动作缓慢的穿好衣服从床上下来。外面雨停了,天气变得有些晴朗,但屋檐仍在往下滴水,在窗户面前划过好看的痕迹。

       孙哲平将冰箱里一坨不知冻了多久的肉化开,又找了几根菜叶子,下了一锅面条,还不忘煎了几个蛋。很简陋的一餐,但是让人有回家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 张佳乐整理好自己坐在桌前举着筷子等着饭端上来,屋子里已经有了面条柔和的香气。面端上来了,表面上很是惨淡,几根菜叶子和几片肉飘在清汤寡水的面上。张佳乐不信,用筷子一翻,果然发现面条底下藏着一个金黄的煎蛋。

       两人吃完后各忙各的,孙哲平主动手术了饭后残局,而张佳乐则开着电脑看最近的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张佳乐退役之后干起了绝大多数职业选手都会干的游戏主播,凭借他的实力以及之前发生的一些引导舆论的事情,游戏主播他干的风生水起。尤其是最近,再得了两个冠军之后网友与粉丝更是对他达到了狂热的程度。

       “晚上我们也睡不着,不如出去看星星吧。听说雨后的夜空能看的很清楚。”孙哲平由着他的性子来,任劳任怨的去阳台收拾了一下。这个房子买的时候可能就考虑到了以后养老的可能性,不在市中心,但周围交通很便利,周围也很空旷,一抬头就可以看到天空,周围没有高楼遮掩。因为是在高层,从阳台可以俯瞰城市,夜晚的城市美丽也安详。

       雨后的夜晚有些凉意但也不算过分,两人各披了一件厚实的外套就出去了,哦,孙哲平还不忘带上一袋子给乐乐准备的零食。

       两个人肩并肩的坐在阳台的秋千椅上,腿上盖着一张厚厚的毯子。椅子微摇,看着天空仿佛也在晃动。

       “虽然没有流星,但是夜空这么美,我们许愿望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张佳乐说完后并没有立即许愿,反而沉默了一会,似在思考些什么。

       “其实我没有什么愿望了,现在冠军拿到了,生活惬意,无忧无虑,有你陪伴,我真的没什么诉求了,只希望能够一直这样下去。”

       孙哲平听了没说什么,递给张佳乐一罐冰镇可乐。张佳乐啪的拉开,喝一口,或许因为几经颠簸,或许因为温度差异太大,可乐的泡沫在口腔内炸开,不似一般的口感。突然孙哲平俯身亲上,可乐的泡沫蔓延到两人口中,就着泡沫的掩护,孙哲平用舌头勾住眼前人的舌头,张佳乐似想退缩,但这一刻,伴着可乐的甜蜜,他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孙哲平加深了这个吻。牙齿被舌头一颗颗的舔过,似是安抚,接着分泌出的津液混着可乐泡沫被对方吸允,连着肺部仅剩的空气都被对方掠夺。张佳乐的大脑因缺氧炸开了花,无力反抗,只能由着面前的人随心所欲。上颚被舌头抚过,带来难以疏解的痒意一直联通肺腑,舌根被吸允的发麻,脑子也木木的,只能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人和他身后星光闪烁的天空。孙哲平眼中闪着点点星光,也许是天上的星星所映射的,但那个人分明在看着张佳乐,一切光芒也因眼中的人而生。

●感谢看到这里的小天使,你愿意给我小红心小蓝手或者留下几句话吗?